勉为其难

[宇龙]关于做饭

     白宇在有了长假期之后,终于可以美美哒和自己的,小白龙约会了,但是……冬天实在太冷了,小白龙为了他这个脆弱的人类,决定假期还是在家里度过,并且决定亲手给白宇做饭,犒劳犒劳他。
     朱一龙:(凶巴巴)我做饭不好吃吗?你都不让我进厨房?
     白宇:(一脸慈爱)不是,龙龙,我做饭这种事情我来就可以了,你去打游戏吧。
      朱一龙:白宇,你不爱我了,你居然嫌弃我。
       白宇:(连忙否认)不不不,我不是,我没有。
        朱一龙:哼!
         结果就是,在朱一龙觉得可以的情况下做出的饭,白宇吃完就胃疼的进了医院。
          这让小白龙蔫了吧唧的坐在白宇病床前,怂巴巴又委屈的承诺:我以后再也不进厨房了。
        小白龙委屈,可是他不敢说,他真的不觉得今晚的菜有多辣,他吃起来真的没有什么感觉。
       白宇:我能怎么办?怪他?不可能的,只能宠着,不就是胃疼吗?我怕吗?嗯……大抵还是怕的。
(就是小段子,哈哈哈哈😂😂)

[今天的热搜,我看好多人都在聊,我就想说……我们不是应该期待哥哥们变得越来越好吗?他们都已经不小了,谈恋爱也很正常啊,有女朋友不应该是应该祝福吗为什么要脱粉?不懂。而且……圈子里面的东西谁说的清啊?大家……好好圈地自萌不就好了?好啦,好好吃晚饭呀。]
       

[宇龙]抓住那只龙,我要和你谈恋爱

  圈地自萌,勿上升蒸煮
  
  这是一个纯纯谈恋爱滴故事,私设:bygg是个28岁滴明星,lg是个活了很久滴龙,但是外貌只有18岁,带彭彭玩 ,应该还会带翟萌萌玩,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写完,所以,不确定~

       ⑩⑦
  白宇在发完消息就把手机放到了一边,开玩笑,自己的男朋友就坐在对面,自己为什么还要看手机?
  朱一龙已经点了很多东西了,他现在还是在纠结要不要喝点奶茶?
  “白宇,你要喝什么?”朱一龙把菜单递给他,又颇有些期待的问了一句,这家店里没有奶茶,但是他知道哪里有卖好喝奶茶的地方。
  “椰汁吧。”白宇回答,然后拿过菜单,一看上面,就没有几个是没有画的,白宇在深吸一口气,然后又更加坚定了要努力赚钱养家的思想。
  “那我出去买奶茶。”朱一龙表面淡定的说,白宇一想,他都放话了,也不会出什么问题,也就可以跟出去。
  只是朱一龙刚拎着两杯饮品走出店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熟人。
  “什么事?”要不是现在人多,朱一龙是真不想理他。
  “谈谈。”
  “没什么好谈的。”朱一龙瞥了一眼他背后,然后突然问到“你是不是不想继续待在这里了?”
  那人一愣,朱一龙趁他愣神的时候在他身边走过,那人也是眼疾手快的抓住了他。
  “东西洒了,你可赔不起。”朱一龙有些不耐烦,“是不是你的证件到期了?不想继续待着了?你想回去,我帮你。”
  那人到底还是松开了手,只是,好好的心情也没有了。
  “小朱,有没有人去找你?”朱一龙刚进店里,彭冠英电话就过来了,这让他都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一直在被监视,他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发现就一个摄像头,又低下头,去找刚刚到房间。
  “怎么了?”朱一龙问,“出事了?”
  “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有人有人逃了,注意安全。”
  “知道了,我能有什么事情?”
  “嗯。”彭冠英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 。
       就在朱一龙出去的时候,白宇突然收到了经纪人发来的行程,他现在是个演员,还要赚钱养家,每天约会自然是不可能的,可是,他这才刚刚把人追到手,自己就要离开了,怎么可以?但他又确实不能带着朱一龙进组,剧组的条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自然不能让他受苦,再说,朱一龙也不可能天天都和他在一起,他也是有自己生活的人。
  “白宇,给。”朱一龙笑着把东西给他,然后说道“我们一会就去楼上看电影吧,我刚刚去买东西,听说最近出的一个电影很好看。”
  “好啊。”白宇笑着回答。
  但是吃饱喝足之后,白宇万万没有想到,朱一龙居然要看他演的电影,那个是他去年杀青的电影,他倒不是担心造型什么,他唯一担心的就是……他在这个戏里有吻戏,哎呦喂!这可怎么办?他和自己男朋友没有发展到这一步,结果还要男朋友看自己的吻戏?不行,决对不行 不可能的!
  朱一龙当然不知道,他之前哪里会关注过白宇,不过是今天早上出来的时候,他翻了一下,怎么促进情侣之间的感情,就有一个是看电影,他又看了一下,正好看到了白宇主演的一个电影要上映了,他当然要看了。
  谁知道,白宇各种不想让他看,他一开始还是坚定自己的立场,非要看看白宇演的戏 结果,不知怎么,自己就稀里糊涂的拿着恐怖片的电影票进了场。
  朱一龙觉得自己被骗了,他觉得白宇有事瞒着他,不对,他觉得白宇是个大猪蹄子,说好不欺负他的 结果现在就开始欺负他 。
  朱一龙这条龙,在电影开场时候,就又抱着一桶爆米花坐在座位上面开吃,他自诩,自己可是一条龙,龙诶!他连妖怪都见过,怎么会怕这些恐怖片?这么可能?但是,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后半场的电影,他全程靠在白宇怀里,一只手抓着白宇的衣服,另一只手捂着眼睛,时不时还要瞄上一眼,白宇自然是可以想象出当时拍摄的场景,也就不那么怕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他现在无比庆幸,临时换了家影院,两个人就在一个沙发上面,看着比较老的电影,没有别的旁人,灯光也是暗暗的,这种气氛再好不过。所以,他很享受。
  “啊!”电影快结束了,结果屋子里的灯光突然灭了,吓的他抱进了白宇,把头埋进了他的怀里,声音有些颤颤巍巍的,问“怎么了?结束了吗?我们出去吧?”
  白宇抬头,电影演完了,就剩下后面的后期还有别的东西,至少也是需要几分钟。
  这么好的气氛,不好好利用太浪费了,他突然就生出了一丝的坏念头。
  白宇轻轻的拍着他的背,说“你一只小龙,怎么会害怕这些东西?”
  朱一龙本来就害怕,刚刚白宇给他顺顺气,他才恢复一点,结果他突然一问,他又想到了刚刚的画面,吓的又一哆嗦,可嘴上还是不认输,“怎么了?我就不能有害怕的东西了?”
  没有,哪里能呢?我巴不得你多怕一些东西,白宇在心里默默的想。
  “不是,就是觉得你这样还……蛮可爱的。”白宇在他耳边轻声说。
  朱一龙身子一颤,然后白宇顺势把他压在沙发上面,眼睛里面带着深情,看着朱一龙的反应。
  朱一龙显然是被他这突然的动作吓到了,眼里有些迷茫的看着白宇,结果双手却被白宇抓住,十指相扣的把他压在沙发上面。
  “别拒绝我。”白宇轻轻的吻他额头,然后又慢慢的向下,吻到锁骨,还轻轻在他脖颈上咬了一口,朱一龙哪里受过这种刺激,他想挣扎,却又怕伤到白宇,只能开口求饶“白宇,我……唔”他话还没有说出来,剩下的话就被堵了回去,朱一龙害怕,他不断的想挣扎,却又被迫接受这个吻,等他终于有些不上来,想要说话到时候,白宇的舌便探了进去。
  朱一龙双眼含泪,全身被吻的无力,挣扎无果,最终也只能任凭白宇对他胡作非为。
  等白宇终于肯放过他的时候,朱一龙的眼睛有些红肿了,白宇一看,好像欺负的有点过了。
  直到他把人抱在怀里的时候,朱一龙都没有反应,只是软软的靠在他怀里,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下来,砸在了白宇的手上。
  白宇心说不好,这是把人欺负狠了。
  “龙龙,别哭了好不好?”白宇哄孩子似的哄他,还温柔的擦掉了他脸上的泪。
  “你欺负我。”朱一龙吸了吸鼻子,觉得这太委屈了,自己都觉得呼吸不了了,白宇还不起开。
  彭冠英可没有教过他关于这方面的知识,因为他觉得这种东西也不用教啊,不过,现在也有人教就是了。
  “我可能发情期到了。”朱一龙突然说。
  “嗯?”白宇有些懵逼,这他对龙也不了解啊,还有发情期?什么时候?多少天?现在上网查有没有有答案?
  朱一龙有些不好意思,“疼。”白宇看着朱一龙的表现,又转念一想,还有什么是不知道的?“你那个不叫发情期。”白宇说完这句话,突然有种拐骗未成年的负罪感。
  朱一龙又有些难受的蹭了蹭白宇,这里是不是白宇的地方,但是不代表他不认识,他没有丝毫犹豫的打了个电话,然后不过片刻,屋子里面的灯就又亮了,而电影?早就演完了。
  暧昧的气氛让白宇有些把持不住,但是他看着朱一龙的脸,心里的邪念就压下去了一点。
  “唔。”白宇的手刚刚顺着他的裤子滑进去摸到那处,朱一龙就颤抖了一下,抓着白宇的衣服闭着眼睛不敢看。
  白宇心一横,都这样了,都是为了朱一龙好,对,他就找了个这样的理由,来骗自己。
  (后面脑补吧……我感觉到了肾虚,我不会写😂😂😂😂)
    
 
  
  
  
  
  
  
  
  
  
  

[宇龙]抓住那只龙,我要和你谈恋爱

         圈地自萌,勿上升蒸煮
  
  这是一个纯纯谈恋爱滴故事,私设:bygg是个28岁滴明星,lg是个活了很久滴龙,但是外貌只有18岁,带彭彭玩 ,应该还会带翟萌萌玩,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写完,所以,不确定~

           ⑩⑥
  朱一龙是被渴醒的,他本来是习惯性的伸手要去够床头柜,因为床头柜上通常都会放上一杯水,而今天,就在刚刚,朱一龙刚伸手,就感觉自己碰到了一个有些热乎乎的东西,他极好的嗅觉又让他在没有睁开眼睛的时候告诉了他,这个味道很好闻,同时,还很熟悉。
  嗯,他深吸一口气,感觉自己有些饿了,但也猛然记起了这个味道的主人,是白宇。
  朱一龙突然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白宇那双已经笑弯的眼睛,“醒了?渴了么?”
  朱一龙心里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点点头,“我饿了。”
  白宇一听,有些犯愁,这到底是彭冠英的家,他对附近也不熟悉,更何况是昨晚他压根就没有想到彭冠英这号人物,现在一想起来,就有些头疼,因为自己不仅住了他的房子,还拐来他的小弟,现在……还躺在他弟的床上,睡了他弟,虽然不是那个意义上的。
  白宇静躺了几秒,然后坐起来,还不忘给朱一龙盖好被子,“我去做饭,你再睡会。”
  朱一龙抓着白宇的手,大眼睛以眨一眨的,然后问道“我们出去吃火锅吧。”
  白宇虽然沉于美色,但是为了这小龙的胃,他还是坚决的拒接了,转身要去厨房的时候,这小龙就死拽着他,撒娇技能满分的跟在他后面,白宇要不是看朱一龙一直穿着半袖短裤,怕最近天冷把他冻着,他可真是想在做饭的时候一直看着这条小龙。
  但最终,他只是把拎着这条小龙的后颈皮,然后把他甩到床上,虽然表情很凶,但语气却还是很温柔的警告他“早饭不能吃火锅,乖乖等着。”
  白宇这个早饭做的也是心不在焉,他之前怕这怕那,就怕把这龙吓跑,但是谁想到这条龙居然也喜欢自己,而且自己还是很莫名其妙的把这条小龙就追到手了,多少都觉得有些不现实,就怕这些是个梦,随时都可能破灭。
  “龙龙?”白宇又确认了一遍,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这才进了屋里面,去喊朱一龙去吃饭,结果推开门就看到了一只小白龙趴在被子上面,软塌塌的被子还差点把那只将将和手掌一边大的小龙盖住,刚刚的睡衣就被扔在一边,也差点和被子滚为一团。
  白宇吓的忙把小白龙给捧起来,以为他是饿的,又变回去了。
  “是不是饿了?饭做好了,你怎么样了?”白宇一手托着,一手抱着,把他放在胸口的位置,急忙忙的走到了饭桌前,谁知道这小龙还不乐意,拿着爪子勾着白宇的衣服,就是不下来。
  “怎么了?不舒服?”白宇这个脑袋现在都是担心,哪里会想到这仅仅是由一顿火锅引发的?
  “我要吃火锅!”朱一龙咬牙切齿的说,虽然他这幅样子说出来这句话有些莫名的有趣,但是白宇还是很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我不吃,不吃。”最终朱一龙还是被白宇放在了餐桌上面,他愤愤的趴在桌子上面,就是不看眼前的食物,虽然在他面前的小笼包子还散发着香味。
  “龙龙,中午带你去吃,早饭就要吃的清淡一点。”白宇面对这么爱撒娇的龙,内心说是不心动是假的,这么可爱的龙是他一个人的,而且还会撒娇。
  “我不要,我不吃,我就是要吃火锅,你昨晚明明还答应我,不欺负我的,今天就变脸了。”朱一龙小爪子抓住白宇的手指就要张嘴“嗷呜”的咬一口,谁知道白宇躲都没有躲,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朱一龙,朱一龙到底还是舍不得,只是用牙齿磨了磨白宇的手指,然后留给他一个潇洒的背影,就要跳下桌子,白宇硬是用爱情滤镜看到了,朱一龙身上的委屈,但是又生怕他摔倒,手忙脚乱的把这只龙给抱住了,然后有些认输,“那你去洗漱,我带你出去。”
  朱一龙一听,果然就眼睛放光了,他丝毫没有犹豫的变回了人形,然后在白宇的脸上留下来一个吻,毫不吝啬的夸赞道“白宇,你真好。”然后就跑进了卧室,留下白宇一个人僵在原地。
  他刚刚着实是被这这种发展惊吓到了,纵使他之前也拍过不少戏,也有过不少吻戏,年少不懂事时候也不是没有喜欢过人,但远没有刚刚那个吻来的令人心动,虽然他并不想思考到底是不是因为火锅的原因,自己才能得到一个吻,但是内心还是好开心。
  白宇站在这里,直到朱一龙用风一样的速度洗漱完换完衣服,白宇还是愣在原地的。
  “白宇,你怎么了?”朱一龙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有些担心。
  “啊,对了,彭彭呢?”朱一龙又回卧室去找手机,动作快到白宇根本拦不住他。
  白宇今天早上刚到厨房,就要拿出手机和彭冠英聊一聊,结果……彭冠英仿佛卖弟弟一样,在微信里面写道:我去拍戏了,小朱交给你照顾了,房子的钥匙小朱那里有,离开的时候记得打扫一下,勿回。
  就这么简简单单几句话,就让白宇有些想回忆一下,自己昨晚不会做了什么事情吧?这……这……这同意的也太快了,房子都交给自己了?这也没有按照程序走啊喂!
  “白宇,白宇,白宇 。”朱一龙拿着手机出来,“我们走吧,我已经告诉彭彭了。”
  白宇点头,然后轻轻牵起朱一龙的手。
  两个人走在外面,倒没有引起多大的注意,这里的治安当然是好,但应该也是昨晚下过雨的原因,即使现在已经快中午了,天气也不错,但空气中还是有些寒意。
  “白宇,我们一会去看电影吧?”朱一龙低头看着手机,刚刚白宇不让他看的时候,他也只是把手机放进了口袋,趁白宇不注意的时间,又拿了出来。
  “好。”白宇听他声音就不对,偏过头,果然就看到了朱一龙又在玩手机。
  “在看什么呢?”白宇刚要把头偏过去,就被朱一龙发现,然后把手机放进了口袋,“没什么,没什么,火锅店到了。”朱一龙再记不住地方,他也是记得这里附近的火锅店的。
  白宇也没有真的想问,然后就牵着朱一龙进了火锅店。
  在朱一龙和服务生说话到时候,白宇才回了刚刚的微信,“让他们长点记性,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碰的。”
  白宇在和朱一龙出去的时候,就感觉到了有人跟踪他们,之前也不是没有过什么绯闻,但那些都是小手段,白宇也不在乎,但是现在既然是事关朱一龙,他怎么可能不管?
  
  (emmmm,没有大纲,更新随缘的。😂😂😂,我都不知道接下来要有什么了。)
  
  
  
  
  
  
  
  
  
  
  

[宇龙]抓住那只龙,我要和你谈恋爱

             圈地自萌,勿上升蒸煮!!!
   

      小可爱点的梗(我……找不到人了)
      就是两个人互相喜欢,却又以为对方不知道,但又各种别扭,企图使劲撩对方,让对方察觉到自己的心思(算了,还是看文吧)

       ⑩⑤
  彭冠英坐在离家不远的咖啡厅,只是桌上的东西他却没有动,对面坐着的人也只是在低头玩手机,两个人没有一丝的交流。
  过了好久,可能是一个小时,也可能是两个小时,外面的雨才有了变小的趋势 ,彭冠英才抬起头,看向窗外,“雨小了。”
  “嗯。”对面那人头也不抬,“那应该是哄好了。”
  “我还以为你会问我为什么会同意这件事情。”彭冠英轻笑。
  “你早就知道白宇是裴文德那小子的转世了,你那个时候没有反对,就代表你不会反对了,我要是再多问一句,我会觉得我在浪费时间。”那人终于抬起头,“当然,现在也是在浪费我的时间。”那人说完又看了眼时间,“好了,我差不多也该走了。”
  “嗯,倒是。”彭冠英也顺势起身,“我也想知道他让你带什么话来的。”
  “还能有什么话?”他想推门出去,彭冠英就顺势帮他把门打开,两个人出去之后,才发现外面的雨已经停了。
  “他原本只是想让那个人知难而退,谁知道你都不在意,这种事情反正也说不清的,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也是。”彭冠英点头,“那么多年的心思都不说,现在自然也不会说,回去吧。”
  “拜拜。”那人摆手,然后又低头玩着手机走了。
  彭冠英抬头看了看天空,然后又独自一个人走向了附近的酒店,他不也不是那种把人的前世今生看的特别重的人,于他们的转眼时间,于人类就已经匆匆百年了。既然千年之前没有碰到那个人,那就现在替他的小朱把把关。
  朱一龙在睡的并不好,脑子里面迷迷糊糊的,全是之前碰到白宇的场景,但是慢慢的,白宇就在他眼前消失然后不见,他想挽留,却是徒劳。
  他是闻到了白宇的味道醒的,朦胧之间,他总觉得白宇就在他附近,可是,他觉得这只是个梦,果然,他一睁眼就看到了白宇,还握住自己的手,朱一龙感觉这个梦好真实,白宇的手连温度都有,他半睁着眼睛,看着白宇笑来一下,然后想着既然是自己的梦,那……想要一个抱抱应该也可以吧?
  彭彭说,如果自己对哪个人类念念不忘,自己就是喜欢他了,可是之前自己说的喜欢一个火锅店老板,彭彭说那不是喜欢,只是喜欢火锅,那白宇又没有火锅店,自己也想他,他觉得这应该就是喜欢了吧?反正只要一看见他,自己就很开心,没有理由,当然,也不是因为他的血闻起来好闻。
  白宇见朱一龙醒了,还没有开口说话,朱一龙就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这可真是把白宇惊喜到了,他还以为朱一龙一时半会都不会想见他了,这是……还在意他?
  白宇也回了他一个微笑,还安抚性的攥紧了他的手。
  朱一龙觉得这个梦好神奇啊,白宇居然还对他笑。
  “能不能……”朱一龙刚要说话,就觉得喉咙有些哑,白宇很有眼色的要去拿水,结果朱一龙生怕他跑了,死死的抓着他的手,有些着急的说“你别走!”
  朱一龙看着瘦瘦高高的,手劲是真不小,白宇的手都被他攥的有些发紫了。
  “我去给你倒水。”白宇蹲下,另一只手安慰性的揉揉他软软的头发。
  朱一龙还是不信,他死死的盯着白宇,然后开口道“之前你都嫌我烦了,你走了,就不会再来了。”
  “怎么会?我不是来找你了?”白宇又要把他的手放进被子里面,结果朱一龙忽然起身,死死的抱住白宇“不许走,就是不许走,你怎么在梦里也要走啊?你别走好不好?我喜欢你,我以后都乖乖的好不好?”朱一龙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下来了,滚烫的泪水砸到了白宇的后颈上,白宇一愣,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但动作快于思考,他也回抱住朱一龙,同时,在脑子里面飞快的捋清了朱一龙到底在说什么。
  “我没有走,而且你也不是在梦里,我也喜欢你,我不会走的,你看,我现在不是来找你了吗?”白宇哄着他,“不要哭了,好不好?”
  “唔……”朱一龙到底还是没有忍住,他边哭边慢慢松开白宇,带着询问似的的盯着白宇的眼睛,然后问“你没有骗我?”
  “没有,真心实意。”白宇握住朱一龙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朱一龙这时才想起来,自己手腕上面还有龙鳞,下意识的想躲开,白宇却抓的更紧,“我一直都喜欢你,在见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你,虽然我知道我只是个人类,寿命于你们来说,不过是眨眼一瞬,可我也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陪你度过一段时光。”
  还不等朱一龙回答,朱一龙就把人搂进自己的怀中,让他的耳朵贴近自己的心口,“你听,每次见到你,我心跳其实都会加快,只是我之前不好意思,总觉得还有机会,可是今天你悄无声息的就走了,我突然就害怕了,万一你回到海里怎么办?我也不知道你在哪片海里,想跳海找你都找不到。”
  朱一龙靠在他的胸口,可以清楚的听到白宇的心跳,他的心里感到了一种难以名说的感觉,他突然就想到了之前一些小妖为了修炼,会吃人类的心,他当时不理解,可是他现在理解了,心脏是很重要的地方,如果没有了心脏,那一切也都没有了,而现在,白宇对他说,他的心跳会因为自己而变化。
  “而且你也不是在梦里,只要你还喜欢我,我永远都在。”白宇继续说。
  “不,不用你跳海,,你找不到我的。”朱一龙小声说,“所以,你不能欺负我,你说的就要做到。”
  “怎么舍得欺负你?”白宇捏了捏他的脸,然后把被子给他盖上。
  “那我们睡觉吧。”朱一龙突然说。
  嗯???什么?白宇一瞬间就想歪了,但是,他外面看着毫无波澜,只是让朱一龙先坐会,然后自己去拿水,等他喝完之后,两个人就盖上被子,聊天……
  当然,朱一龙睡的很好,白宇就只是看着他的睡颜,硬生生的熬了一晚上,直到黎明,白宇才有了睡意。
  
  (没有弃文!因为上周考试,这周还有实验,所以现在才更文,好啦, 晚安啦!)
  
  
  
  
  
  
  
  
  

[宇龙]关于烧烤

         圈地自萌,请上升蒸煮😁

          关于吃烧烤
  “龙龙,你就把鱿鱼吃了?”白宇看着正大快朵颐的朱一龙,终于把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
  “怎么了?你也要吃么?”朱一龙在一堆吃的中间抬起了头,然后还善良的腾出一只手在小盘里面拿出一串鱿鱼递给白宇。
  白宇看着朱一龙有些肉肉的手,脑子里面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废料,接过鱿鱼然后咽下了口水。
  “不是,你这算不算吃同类啊?”白宇把面前刚剥好的一小盘小龙虾推过去,就十分有勇气的问出了这句话。
  “嗯?”朱一龙抬起头,把嘴里的东西咽下,然后有些疑惑的问“这里也没有龙肉啊……”他说完,就恍然大悟,笑到“这不一样,就像是……你们是人类,而你身边的小猫小狗就只能当做你的宠物,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白宇好像知道了,彭冠英那次在框他。
  “怎么了?你是突然想到什么吗?”朱一龙挑眉。
  “没。”白宇也就只是想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那海里还是有龙虾精?章鱼精?或者是鲸鱼精?”
  朱一龙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然后继续吃刚刚白宇给他剥好小龙虾,“那我明天想吃火锅,你让我吃,我就告诉你。”说完还露出了个得逞的微笑。
  然后,在吃完烧烤之后第二天,一人一龙就种族问题,进行了深刻的交流,当然,也给那只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哈哈哈哈,自己脑补……真的方便,然后……我要考试啦😂)

[宇龙]抓住那只龙,我要和你谈恋爱

           圈地自萌,勿上升蒸煮
  
  这是一个纯纯谈恋爱滴故事,私设:bygg是个28岁滴明星,lg是个活了很久滴龙,但是外貌只有18岁,带彭彭玩 ,应该还会带翟萌萌玩,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写完,所以,不确定~

           ⑩④
  朱一龙是心里有些委屈,连带着那双眼睛里面都少了些光芒。他是联系到了彭冠英才走的,因为他也不想因为自己出事,再让彭冠英陷入危险,那天的事情他在微信上也没有问,因为他想当面问一问。
  “怎么了?垂头丧气的?白宇又饿着你了?彭冠英开门看到朱一龙无精打采的样子,有些好笑,他还以为朱一龙是被白宇禁零食了。
  因为凭朱一龙这么讨人喜欢的性子,再加上白宇对他的喜欢,两个人怎么也不可能吵架。
  “彭彭。”彭冠英刚把门关上,朱一龙就把手中的箱子扔在了地上,然后委屈的抱着他,“我想回海里了,我不要在陆地了,我想回家了。”朱一龙本来是想问问彭冠英有没有事情,受伤没有,可是,等他一看到彭冠英,就觉得满腹委屈,什么也不想问了,他还在想,是不是自己真的太自私了,彭彭为自己做了那么多,自己却连关心的话都说不出来。
  “怎么了这是?受委屈了?”彭冠英轻轻的拍着他的背,心里却在思考着什么事情能让朱一龙这么伤心。
  “我是不是特别的麻烦,就是个累赘,什么都做不了?都是因为我贪玩,所以你才会去找我,万一你受伤了我也什么都做不了,而且你现在还要拍戏还要赶通告,是不是特别累?但还是要给我做饭,每天惦记着我,这些是不是很浪费你的时间?我……”明明已经委屈的想要哭出来了,可他却还是坚持着,但是在手腕上慢慢长出的龙鳞却显示出他的情绪波动已经很大了。
  外面的天气是慢慢变的阴的,彭冠英只以为是天气预报不准,现在看来,大概是这条小龙的情绪很不对,还很不好。
  “谁和你说的?我什么时候嫌弃过你?你这条小龙什么时候还学会过分解读了?”彭冠英要把人在自己身上扒开,可手刚握上他的手腕,就摸到了不同的于柔软皮肤的触感,他的龙鳞出来了。
  彭冠英神色一凛,继而把手又放在他的肩上,压着自己的情绪,轻声说“没事的,受了什么委屈,告诉我,我帮你解决,好不好?”
  可是,朱一龙这次没有说话,只是摇头,蹭的彭冠英的衣服都有些皱巴了,可彭冠英也丝毫不介意,还是继续安抚他,“那我们去沙发那里,这里太冷了。”
  朱一龙是条可以控制水的龙,他会怕冷?会怕冷?但是,伤心的龙智商是有些跟不上的,他声音有些哽咽道“我好累啊,我想回海里。”
  “好,累就先睡一会,好不好?回海里这件事情,你再好好想想,再做决定好不好?”
  “不要,就是想回去。”朱一龙乖巧的坐在沙发上面,低着头看着地板,也不知道是不是哭了出来。
  “好,那先去休息,你龙鳞都出来了,收回去。”
  朱一龙这才看到自己手腕上的龙鳞,他伸出右手,轻轻的摸着左手手腕上的鳞片,然后好一会才又说“收,收不回去。”声音又带了几分委屈,彭冠英也不是真要他收回去,这房子就他们两个人,也不忌讳什么,但是万一让别人看到就不太好了。
  “那先去睡。”
  朱一龙轻微的点点头,然后起身去了卧室。
  彭冠英见人进去了,拿出手机就找了几个人,片刻之后,看到上面的消息,他了然的挑眉,那问题就是出在白宇身上。
  白宇在发现朱一龙不见之后,第一反应当然还是着急,但是,现在回国了,他还是可以动用一些关系的,只是,当他出去的时候才发现天色很暗,他先是回去拿了伞,后来又裹紧了身上的衣服,唉,他只希望朱一龙别被雨淋,看这样子,雨应该会很大。
  等白宇找到了彭冠英住的地方,外面已经是瓢泼大雨了,他虽然是打伞,可狂风暴雨一来,他也只有挨浇的份了。
  “来了。”彭冠英还是先把白宇晾在外面了一会,反正也不会怎么样,但最终还是怕他吵醒朱一龙把门打开了。
  “朱一龙没事吧?”白宇先是干巴巴的问了一句,然后也不顾有没有礼貌,就向屋里看了看,没有人影。
  “你把他赶出来的时候怎么没就不想想他有没有事儿?”在彭冠英看来,能让朱一龙自己收拾东西离开,就等于赶他离开了,这多大的委屈啊!
  “我,我没有。”白宇有些懵,自己什么时候把人赶了出来?但刚说完,就有些心虚,自己连人都没有追到,结果对方就一声不响的离开了,想想这几天,自己一直没有理他,也没有关心他,确实也是冷落了他,自己有什么好说的?白宇这么一想,就更心虚了。
  “小朱他刚刚和我说,他想回海里了,我们想在这里或者想回去都可以,但是手续很麻烦,你要知道的是,他若是以后还想上来,我不想让你见到他,那你便一辈子都见不到了。”
  “他在哪里?我要见他。”白宇问。
  彭冠英用眼神示意了他一下,然后拍了拍他,“这可是我唯一的弟弟,我可就只相信你这一次,他要是受委屈了,我就带他回去了,反正海里面生物也多,喜欢他的可都排着呢,行了,我有事出去一趟,解决一些问题”
  白宇都没有来的及反应,彭冠英就离开了,伞都没有拿,可白宇也顾不得上别的了,还是媳妇要紧。
  “龙龙?”白宇轻轻推开门,屋里暗暗的,他只能看到床上有一个小团,他走过去,只看到了朱一龙露在被子外面毛茸茸的头发,还有一只抓着被角的手。
  “白……白宇。”朱一龙声音很委屈,听的白宇心里软软的,“我在呢,别哭。”白宇刚握住他的手,就被坚硬的触感吓到了,他连忙打开灯,发现是有些偏透明的鳞片,白宇松了口气,然后把被子轻轻的掀开一点,果然,他在睡觉。
  白宇突然意识到,或许朱一龙也是喜欢自己的,那既然是这样,自己之前为什么还要犹犹豫豫?为什么不敢说出来?为什么还要让他误会?
  
        (期中考试使人头秃,唉😞)
          
  
  
  
  
  
  
  

          

[宇龙]小段子

    勿上升蒸煮,圈地自萌

        白宇最近休假,但是不代表他不会有聚会,他一个老朋友最近到了这里,他一想,这么多年了了,怎么也得去见一面,于是,他早上和朱一龙说完之后就离开了,谁知道朱一龙当时完全都不记得白宇说了什么,只是觉得自己的美梦被打扰了很烦躁,而且,昨晚真的好累。
          所以,当朱一龙醒了以后,发现白宇不在,而且电话也不通之后,整个人,不是,整条龙都不好了,白宇这个大猪蹄子……
           白宇回家之后,是很清醒的,他没有喝酒,不是没有喝,只是白天喝完之后,现在已经醒了。不过,他进了门,打开灯,就觉得气氛不对。
            “龙龙?朱一龙?”没人回答,白宇以为朱一龙睡了,谁知道刚推开卧室门,迎面就飞来一个枕头。
            “白宇,你大猪蹄子,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龙了?”朱一龙穿着黑色的睡袍,露出精致的锁骨,还有白白的长腿,白宇咽了咽口水,不敢忘了正事。
            “怎么了?别生气。”白宇抱着枕头,然后慢慢的走过去。
              “哼!”朱一龙转过身,然后看向白宇,一下把领子拽下拉,露出大片的胸膛,上面还有昨晚白宇留下的吻痕,白宇刚要伸手把他领子弄好,朱一龙就气鼓鼓的说“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我不好看吗?身材不好吗?”
                “不是,龙龙,你先把衣服穿好,别着凉。”
                 朱一龙又瞪了他一眼,似乎是赌气,“你出去为什么不喊我?怎么也不告诉我?我和你打电话,你都不接,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龙了?彭彭说,出轨的人,都是这样的。”
            白宇在心里默默的问候了一下彭冠英,然后就伸手把人搂进怀里,在他耳边轻声的说“我和你说过了,我去看我朋友,你早上都同意了,现在怎么还生气了? ”
            “我……我没听到。”朱一龙听到白宇这话,顿时就有些心虚。
              “我之后喜欢你这一条龙的,而且在我眼里,你最好看,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你。”
              “哼。”朱一龙还是没有转过身。
               “不过,你要是觉得身材不好了,我们来做做运动?”白宇的手顺着他的领口,向下滑。
          

         然后,那个还想着色诱白宇,让他说实话的小白龙,就被人按在床上,被迫的运动了一个晚上。当然了,傲娇的小白龙才不会承认,昨天晚上被折腾的只能抓着床单,眼泪汪汪的人是他,他只是……让着白宇,对!就是这样!

       (突然想到的,哈哈哈哈,文是会更的,不过,我要期中考试,没有时间,不会弃文,虽然知道没有人会看的……[•_•])

[宇龙]抓住那只龙,我要和你谈恋爱

        圈地自萌,勿上升蒸煮
  
  这是一个纯纯谈恋爱滴故事,私设:bygg是个28岁滴明星,lg是个活了很久滴龙,但是外貌只有18岁,带彭彭玩 ,应该还会带翟萌萌玩,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写完,所以,不确定~

             ⑩③
  朱一龙是条龙,而且还是活了前年的未成年的小龙,这些白宇都已经知道了,但是……他也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还有情敌,而且还是个看起来很厉害的情敌。
  白宇回国之后,带着朱一龙回了自己隐蔽是小窝,那里的治安很好,不用担心有狗仔,所以,这里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在刚进屋子,白宇就感觉到这里来过人了,不是打扫卫生的阿姨,而是带着敌意来的。
  朱一龙现在恢复的好了,自然是警惕性也高了,而且他发现了白宇的不对劲。
  “小心。”两个人还是要进去的,白宇把门关上之后,身先士卒就要进去,还是朱一龙拦住了他,“不是人。”他抬头,很表情很认真。
  不是人……这句话的歧义好多啊。
  但是白宇也就思考了几秒,就懂了他的意思,是龙。
  “出来。”朱一龙一手拦着白宇,把他护在身后,一手托着一个水球,白宇莫名的就想到了动漫里面的那些大招。
  但白宇怎么可能让自己媳妇,嗯,是未来的媳妇去挡在自己身前冒险呢?他随手拿起茶几上面的水果刀,走到了朱一龙的身旁。
  “回来了?”朱一龙觉得声音耳熟,白宇也觉得这个身影眼熟,这分明就是那天被彭彭喊来的人,朱一龙心里想,但还是很戒备他。
  “别这么敌视我,我只是来找他。”那人无奈摊手,然后看向白宇,白宇看了眼朱一龙,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似乎是他情敌。
  他自然是要过去的,朱一龙有些急了,他一手抓住白宇,一边强硬的说“不行,你不许去。”
  白宇一下子就乐了,感情这是心疼我了?担心我了?
  他安抚似的揉了揉朱一龙软软的头发,“没事,放心。”
  朱一龙还想说话,白宇转身就走了。
  那人只是看了朱一龙一眼,就迅速的移开了视线,然后走去阳台。
  朱一龙想听,但是被那个人给屏蔽了,朱一龙只能看到两个人的背影,他看不到两个人的表情,但是谈话时间也不长,不过五分钟,两个人就出来了,但是看的出来,白宇的表情不太好,而那个人还是面无表情,然后又潇洒的离开。
  “白宇,他说什么了?你没事吧?”白宇坐到沙发上面,朱一龙就凑了过去,一脸的担心。
  “没事,你要是累,就先去休息。”白宇笑的勉强。
  “我不要。”朱一龙拉着他衣袖,“他是不是威胁你了?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彭彭认识他,但他是管理局的人,他一定不希望我和人类待在一起,你说,他是不是威胁你了?”
  朱一龙奶凶奶凶的样子逗笑了白宇,他把人突然抱进了怀里,叹了口气,“如果你为了一个人付出了一切,却发现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那个人再来求你原谅,你会做什么选择?”
  “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朱一龙头埋在他胸口,闻到到了一股好闻香料味。
  白宇没有回答,朱一龙以为他是伤心了,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背,“没事的,那以后就不要理他了。”
  白宇似乎是更伤心了,朱一龙也不知道说什么去安慰他了,只好默不作声,然后当一个人形抱枕。
  “你还没有说你的做法呢。”白宇说。
  “我啊?”朱一龙思考了一下,他感觉这就在难为他小白龙,他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面对过这么难的问题。
  “嗯……”他犹豫了一下,“那就不原谅他了吧,既然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那人要不然就一直无视,要不然趁早说明,为什么非要在事情过去之后才去后悔啊。”
  “嗯,你说的对。”白宇笑着回答,但是朱一龙似乎听到了哭腔。
  白宇突然松开了他,进了屋,没有让朱一龙看到他的表情。
  白宇已经两天都没有主动和他说话,当然除了喊他起床和吃饭之外,可是,白宇为什么不理他啊?他很乖的啊,难道自己吃太多了?职业联赛蹲在角落里面沉思。
  而且这几天彭彭都没有理他,彭彭会不会出什么事了?朱一龙蹲在角落里面看到手机又开始瞎想。
  “朱一龙。”白宇刚把饭菜摆好,想去喊朱一龙,却发现人不在屋里,瞬间就慌了。
  “我在。”朱一龙在一个屋子里面出来,白宇松了口气。
  朱一龙这顿饭吃的心不在焉,白宇看他吃这么少,以为自己做饭不好吃,“饭菜不好吗?一会……”
  “白宇,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麻烦?我,我联系到彭彭就会离开的,当然了,你如果想让帮忙,我也会帮的,那个人如果很讨厌,你就不要理他了。”朱一龙低着头,声音闷闷的,他心情也不好了,白宇都这么沮丧了,他居然还在他家里打扰他。
  朱一龙说完就放下了筷子,回了自己的屋子,白宇这两天情绪不对,还是那天那个人对他所说的话。
  因为那个人和他说的不是别的,而是一直困惑他的问题。他从小受伤恢复的就比别人快,而且他小时候是有阴阳眼的,可以看到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后来一个高人说只是前世的孽缘,给了他一个玉,让他戴十年,就不会再受困扰,但是中间不可以摘下来,本来已经被遗忘的记忆,似乎一下子就涌了出来,他似乎又记起了小时候那些事情。
  只是,那人又说:
  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你前世是唐代相国裴休之子—裴文德,当时朱一龙刚化形不久,想去岸上,他生来就讨人喜欢,也机灵,不过几天,就劝服了照看他的人,他一个人上岸了,但是彭冠英担心他,抹掉了当时一个富贵家里所有扔到的记忆,让他们认为他是他们的二少爷—花无谢,当然,彭冠英自然是付出了代价,但是都不重要,你知道你当时做了什么?
  皇帝都想长生不老,而那时一个有些道行的道士被钱财迷了心,当时朱一龙为了救受伤的你,险些现出原形,但是那个道士阴差阳错的看到了,他去那个皇帝面前说:裴相之子裴文德私藏了真龙,而用龙心做药引便可长生不老。
  他说到这里,然后看向白宇,你也知道的,长生不老这种执念,无论是在什么时候,都很有吸引力,现在也不例外。
  “所以……我……”白宇有些不敢相信,他问不出口。
  “对,你当时早就知道花无谢心悦于你,而他还是个直性子,都说龙族贪心,可龙族也很痴情,你在他和你所谓的愚忠里,没有做出选择,但是,他替你做了选择,他要死也要死在你的剑下,不过,好笑的是,你在最后却去求了别人,救活他,不论什么代价。我也不评价你,也不会管朱一龙的决定,但是我现在要你扪心自问,你真的可以做到不负现在的他?你现在的职业真的可以保护好他?如果哪一天你需要制造绯闻,你会真的为了他,而拒绝一个唾手可得的机会?他现在几乎是重活了一世,什么都不记得,但我并不觉得我和你说这些,有什么不公平,你自己好好想想,彭冠英的立场不是我的立场,我只是……不想让他再受苦了,他本该是一直无忧无虑,被宠大的,而不是需要经历什么国仇家恨,被一些不入流的小手段所伤害。”
  白宇可以,他可以毫不犹豫的说,自己可以为了他好的不犹豫放弃什么机会,他不会在哪一天腻了他,他所担忧的,还是他前世。
  虽然白宇可以清楚的分清,那不是他这一世的作为,但却不可以否定前世那些事情对朱一龙的伤害。
  而他只是个人类,只有短暂的一生,如果自己哪天离开了,那……白宇不敢再想了。
  白宇也吃不下了,收拾完之后,也没有再去打扰朱一龙,因为他现在的情绪,也不适合去劝别人。
  白宇心乱的时候,就想看书 虽然不一定可以进去,但还是喜欢 。
  “如果你还没有失去希望,那为什么不尽力拼搏?”[自己瞎编的……〠<_〠]  
  自己为什么不去拼一下?不论朱一龙知道或者不知道,他都要去试一试,才有结果,更何况,喜欢了就是喜欢了,还要什么理由?他是白宇,就只是白宇,不是披着谁的灵魂的一个壳子。
  但,意外不期而遇,朱一龙离开了,东西都收拾完了,什么东西都可以留下,如果不是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纸,白宇几乎认为这几天都是他的一个梦。
  
  (哎呀,媳妇是用来宠着的,跑了吧……Ꮚ❛ꈊ❛Ꮚ咩)
  
  
  
  
  
  
  
  

[宇龙]我要撩你(下)

               圈地自萌,勿上升蒸煮!!!
   

      小可爱点的梗(我……找不到人了)
      就是两个人互相喜欢,却又以为对方不知道,但又各种别扭,企图使劲撩对方,让对方察觉到自己的心思(算了,还是看文吧)

          小可爱点梗 @爱吃鱼的猫
      
     
          ①
  朱一龙是被渴醒的,眼睛半睁开,就看到了白宇,他想说话,但又说不了,白宇听到他的咳嗽声,自然是知道他有些渴,把早就准备好的水拿了过去。
  朱一龙想起来,却发现自己没有什么力气,只以为自己刚睡醒,然后被白宇扶着半坐着,小口小口的喝着水。
  “龙哥,我给你做了粥,你一会喝一点。”白宇在一旁像犯了错的小孩,低眉顺眼的说 。朱一龙把被子给白宇,白宇在侧身放杯子都时候,他突然伸出手去顺了顺白宇的白宇的头发,白宇在那一刻身子僵的都不敢转过去。
  但又听到了朱一龙有些沙哑的声音“谢谢小白了,我是不是睡了很久,你也去休息吧。”
  白宇眼睛有点酸,视线瞬间就有点模糊,他龙哥总是这么善解人意,这么温柔,可是,自己这么做真的是对他好吗?他以后会不会防备自己?在很久以后,他身边会不会有一个姑娘,也在他生病都这么照顾他?只是,他不会说出谢谢,只会对她说一些情话,一些只有恋人之间才会说的话?
  “龙哥,我去厨房。”白宇起身,努力让声音没有什么变化。朱一龙看着白宇的身影,心里还是有些惆怅,小白……他大概会嫌弃自己吧?照顾人反倒被别人照顾了。
  直到下午,朱一龙才感觉有点力气,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面看电影,白宇也坐在一旁,不过,他的心思不在电影上面。
  都说秋天是养肥膘的季节,白宇作为演员,觉得这有些不现实,但是他突然发现他的龙哥有些瘦了,整个人看起来都是病恹恹的,他就打开手机,想看看食谱,虽然他做饭不太好,但是,他这两年也已经很努力的在练厨艺了,因为他坚信一句话:要抓住一个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一个人的胃,虽然那个人心里只有火锅……
  朱一龙看着电视,看着看着就觉得有些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虽然感觉有些冷,但是也不想开口说话。
  白宇眼看着朱一龙的身子向他这边歪,他眼疾手快的把人捞住,朱一龙就顺势靠在了他的怀里,睫毛长长的,在白宇的角度,甚至可以看到睫毛打在脸上的阴影。白宇也没有什么时间可以贪图美色,把人抱进卧室是重要都事情,现在秋季,也没有供暖,这个时间正好是一段寒冷都时期。
  结果,他的手刚刚要碰到他膝弯的时候,朱一龙突然伸手抱住了白宇,头又在他胸口蹭了蹭,小声嘟囔,还带了些撒娇的意味“冷~。”白宇突然心灵至福,伸手摸了下他的额头,这也太烫了……得了,这下发烧了。白宇虽然有些手忙脚乱的,但还不忘轻轻的把人放到床上,然后把被子好好的掖完之后,又去找了药,他龙哥家里的东西不好找哇。
  最后,白宇还是找到了退烧药,把人连哄带骗的给弄了起来,让人把药喝了才罢休,结果,喝完说要吃糖,白宇把糖找到了,床上的人却又睡着了。
  白宇也怕人再出什么事情,穿的厚厚的,还披了条毯子,坐在一旁,边玩手机边看着朱一龙的情况。为什么不坐着床边看着美颜盛世?开玩笑……他龙哥那么帅,万一他把持不住,把人吻醒了怎么办?年轻人,要矜持!
  ②
  朱一龙再醒来的时候是凌晨,屋内之前点着最暗的灯光,白宇怕看不到朱一龙的变化,所以,他很精神,可再精神,也抵挡不住醉酒后再劳累,所以,他趴在床头睡着了。
  朱一龙缓了缓,然后强撑着坐了起来,出去拿了水,白宇睡的没有多死,但脑子也是迷糊的,直到他清醒的到开门的声音,才反应过来,朱一龙醒了。
  他猛然站了起来,磕磕绊绊的开了门,“龙哥?”
  “小白。”朱一龙声音虽然小,可在静谧的夜里,白宇也听的真真切切,他的话音里面似乎带着一丝的宠溺。
  “龙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朱一龙把杯子放下,然后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说什么?谢谢你,小白?还是这么晚了,你回去睡吧。
  “那龙哥,你也不能着凉,赶紧回去,现在想吃点什么吗?一会还要吃药。”白宇看了看时间说。
  “不饿,小白你……”也早点休息,朱一龙话还没有说出口,白宇就先抢话,“龙哥,我没事,我和你一起睡吧,也好照顾你。”
  ………一起睡?
  嗯,朱一龙虽然生病,脑子转的有点慢,但还是被这三个字给砸的有点懵 。
  等他反应过来,白宇早就不知道抱着在哪里翻出来的被子坐到了床上,自己也已经坐到了床上。
  “龙哥,睡吧,有事喊我。”白宇把人按在床上,然后给人盖上被子 掖好被角,像哄小孩一样哄着朱一龙。当然,病号自然是很容易就睡着了,即使这位病号心里一直循环播放着内心的吐槽:怎么办?怎么办?小白躺在我身边,我应怎么办?我睡相怎么样?看起来是不是不太好?不不不,我一会要怎么办?生病了是不是会说梦话?小白会不会听到什么,但是,就在这种疯狂吐槽中,朱一龙还是睡着了 并且还睡的相当不错。
  白宇就不一样了,自己喜欢的人就躺在身边,刚刚用了好几辈子的勇气才死皮赖脸的躺上了别人的床,唉,白宇看着朱一龙的侧颜,内心还感叹,果然是人美,怎么看都好看。
  不过,他龙哥的睫毛是真的长,在侧面看,就像是蝴蝶的翅膀一样 ,有些微翘,白宇鬼使神差的伸手碰了碰,手感真好。
  邻近清晨,白宇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而朱一龙却又被冻醒了,一直在向热源那里蹭,白宇总感觉有一个暖乎乎的东西靠过来,睁眼一看,朱一龙裹着被子,向他这边蹭。
  白宇一下子就惊醒了,先是感受了一下自己手的温度,才小心翼翼的摸了摸他的额头,果然烫。
  白宇暗骂自己,怎么又睡着了?他轻手轻脚的出去了,去做一些清淡的粥,出去之前还轻轻的把被子给他龙哥盖上,当然,他还不要脸的占了便宜,轻轻的戳了一下他的脸颊,皮肤很好。
  ③
  这个假期当然不可能只是在家里养病,朱一龙第二天醒来已经好了很多了,虽然看起来还是有些憔悴,但至少是不烧了。
  白宇很难得的露了一手,做了一桌子的素菜,朱一龙想捧场,可实在是没有胃口。
  “小白,你去休息吧”朱一龙想收拾一下桌子,但被白宇拦住了,让人坐在沙发上,很认真的说“龙哥,你好好休息,我来收拾。”
  收拾完之后,两个人坐在沙发上,朱一龙还是抱着抱枕看电视,白宇在一旁玩游戏,“小白,这两天谢谢你的照顾。“朱一龙在思考怎么说,才不会显得生分。
  可白宇的心里已经没有什么盼头了,他龙哥是不是感觉到他的心思了?可是,他觉得他没有表现出来啊。
  “龙哥,我……”白宇连忙打住他,“我还有事,我先出去了,你好好休息。”
  “小白!”朱一龙也有些慌,自己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白宇怎么走了?
  朱一龙想着,自己也是给白宇添了麻烦,自己就要走进屋里,但是却看到了白宇住的那间屋子,朱一龙鬼使神差的走了进去。
  朱一龙要把床头柜上的杯子拿走,但是,他却在床头柜上看到了一个相框,他自己并不记得有在这间屋子放照片,他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把照片翻了过来。
  那是当时拍完镇魂之后,他们的大合照,小白果然是个念旧的人。
  朱一龙在放回去的时候,手没他有多大的力气,相框摔在了地上,然后散了。
  朱一龙连忙蹲下去,手忙脚乱的把东西收拾好,但是当他拿起照片都时候,却发现大合照下面还有一张照片,那是他们两个人的照片,是他拿着手机和他一起拍的,后来他还缠着自己让自己把照片发过去,朱一龙仿佛有一种预感,但又不敢相信,他手微颤着把照片翻过去,上面是一句英文。
  “The years are just as old as ever.”[来自一个英语很不好的人,不对的话,记得告诉我(〃・̆ ・̆〃) ​​​​通报批评]
  朱一龙在那一瞬间,就感觉很多事情都不那么重要了,原来,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记得那年,也不止他一个人在苦苦暗恋。
  白宇是在外面晃荡了好久,才想到回去,他去了公园,坐在那天的位置,回想着那天和朱一龙待在一起到场景,虽然阳光很暖,可是秋天这个季节,一阵风刮过,还是很冷。
  白宇这才想起来朱一龙还在家里,不对 他龙哥还生病呢,自己怎么就一言不合,不对,不知道怎么说话,就把他龙哥扔在了家里,虽然那还是他龙哥的家。
  白宇是买了很多食材回去的,只是他在想要不要按门铃的时候,门在里面打开了。
  “龙哥?”白宇有些惊讶,因为朱一龙还是只穿着睡衣,脸色更不好了,“你快进去。”白宇把人往里面推,自己也侧身进去。
  “小白。”朱一龙脸色有些苍白,嗓子也有些哑,但是他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
  “龙哥,你怎么都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白宇既心疼又生气。
  “小白,你……是不是喜欢我?”朱一龙打断他,无比直白的问。
  白宇一下就愣了,他龙哥怎么会问出这句话?难道……他一下子就想到了那张照片,那是他的私心,他很感谢他和朱一龙相遇的剧,但是大合照也不过是个幌子,因为 他的心,早就在那年,交付了出去。
  白宇以为朱一龙活说什么,他不想听,这样的话,就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小白,岁月如初,眉眼如故,我也喜欢你。”
  
  (那个,最近课忒多了,我有点力不从心,这个,貌似写的有些牵强,尽力写番外,另外一篇应该会更很慢,但不会弃文哒(*σ´∀`)σ)
  
  
  
  
  
  
  
  
  
  
  
  
  
  
  
  

   

[宇龙]抓住那只龙 ,我要和你谈恋爱

         圈地自萌,勿上升蒸煮
  
  这是一个纯纯谈恋爱滴故事,私设:bygg是个28岁滴明星,lg是个活了很久滴龙,但是外貌只有18岁,带彭彭玩 ,应该还会带翟萌萌玩,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写完,所以,不确定~
   
             
  ⑩②
  “脑壳疼。”朱一龙在大清早就要被白宇拎起来吃早饭。
  “怎么了?”白宇见朱一龙脸色是真的不好,才担忧的问,他昨晚就单纯以为朱一龙是太累了,但是……脑壳疼是怎么个疼法?他虽然知道着是一个梗,可是,脑壳疼还是有些让他头疼。
  “不要喊我了……”朱一龙又紧了紧自己的小被子,然后把头蒙起来,“我好累,我要休息,我不要吃早饭。”
  白宇还要说什么,就被朱一龙打断了,他在被子里伸出一只手,准确无误的抓住了白宇的手,撒娇道“白宇,我要睡觉,你不要喊我了,好不好?”
  怎么可能说不好?白宇的心早就被溶成一滩水,他也没有不再打扰朱一龙,但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就在考虑要不要问问彭冠英,门铃就响了。
  白宇开门,果然是彭冠英,只是看起来有些憔悴,彭冠英没等白宇开口说话,直接了当问“朱一龙呢?他没事吧?”
  “没,就还在睡。”白宇指着朱一龙住的屋子。
  彭冠英轻轻把门推开,然后就看到床上那个大型的“人蛹”,他走过去,把被子掀开,显然,没有被子的睡眠不会好,朱一龙用手挡住眼睛,又翻身过去,奶声奶气道“我好累啊,我不起来。”彭冠英这看到可是真心疼,他把手放到朱一龙额头,在他耳边轻声说“你要是太累,也可以变回去,休息好了就变回来。”
  朱一龙听到彭冠英的声音,眼睛睁开一条缝,然后傻笑道“真的呀?你可不要过后批评我。”
  “嗯,不会,睡吧。”彭冠英温柔说。
  然后白宇就眼见朱一龙变成了一条小白龙……而且还是有些袖珍的,就像是小仓鼠大小,他知道这么比喻不好,可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比喻,毕竟,他这是第一次见到真龙。
  然后彭冠英就示意白宇出去,“小朱太累了,他需要休息,我这几天都有事情要处理,你要是回国,把他也带回去,你们人类虽然不禁打,但都挺狡猾的,我只能拜托你保护小朱了,这是他的身份证件,以及一些别的东西,具体事情我怕是要等到回国了。”彭冠英说完就急匆匆的要走,白宇还有些发愣,因为他觉得这种人类和龙族打斗什么的,想想就很刺激。
  “小朱醒了以后会吃很多东西,你不用担心他会吃坏,还有……他要是想要点什么就给他吧,具体还是回国后说。”彭冠英看了下时间,开门就离开了。
  结果,这屋子除了一个在熟睡的小白龙,久剩下白宇一个大活人了,而且,他刚刚还肩负起了照顾珍惜物种的重大责任。不!他这是开始和未来媳妇独处一室了,尤其是媳妇的哥还有事情不在这里了。
  白宇在心情平复下来之后 先是去看了看朱一龙的情况,发现还是那条小白龙的样子,他心里想,今天怕是变不回去了。然后又把被子给他盖上,虽然他也不知道龙需不需要盖被子保暖。
  当然,无论是照顾人,还是照顾龙,白宇都觉得自己应该先出去买些食物。
  白宇还是会做些饭的,当然,不是那种特别复杂的,所以,在他考虑今晚吃什么的时候,他还是又去看了一眼朱一龙的情况。
  诶?龙呢?不是,去哪了?白宇有些慌,他现在就和仓鼠一边大,这不见了,一时也找不到啊。
  “朱一龙?”白宇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没有,又把枕头拿开,没有,然后还去床底下看了眼,也没有。
  龙呢?白宇又去自己的卧室,还是不见人。
  “白宇,我好饿啊。”朱一龙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还是以人类的形式,他几乎都是闭着眼睛的,感受到热源就扑了过去,头靠在白宇的肩头,在他耳边撒娇“白宇,我饿了,想吃东西。”
  “好,给你做。”白宇几乎都不敢有别的动作,只得先把人从他身上扒下来。
  可朱一龙却没有骨头似的,就是黏着白宇,手上的动作更紧了,搂紧了白宇的腰,虽然两个人有身高差,也不妨碍他撒娇。
  “我想吃肉,好多好多的那种。”
  “好,好,好,我去做饭,你先松开。”白宇试图把这条龙先安抚一下。
  “不要。”朱一龙又在他脖颈边蹭了蹭,随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乎是赞叹似的说“白宇,你好香啊。”
  “???!!!”他好香?白宇现在好想知道龙吃不吃人。
  “我饿了,现在就要吃。”朱一龙不安稳的说。
  “我我我,我给你去拿鱼罐头,你先坐下。”白宇刚摸到朱一龙的手,朱一龙就又收紧了几分力气,然后哼唧唧的说“不要。”白宇丝毫不怀疑,自己会被勒死。
  然后白宇就慢吞吞的走向冰箱 朱一龙也慢慢走着,然后白宇打开冰箱的时候很惊喜“有鱼,还有虾,还有牛肉,羊肉,鸡肉,都想吃。”
  白宇的心跳的厉害,当然是朱一龙说什么就是什么,“都做,都有,呐,你先吃这个,去客厅等我。”
  白宇拿出了一个鱼罐头,打开递给朱一龙,朱一龙闻了闻味道,然后松开一只手去接,“好香。”
  “嗯,那去那边乖乖坐着,好不好?”白宇问。
  朱一龙似乎是思考了一下,才点头说好。
  于是,当白宇在刚刚清理好食材的时候,朱一龙又过来了,“白宇,饿。”
  白宇一抬眼,就看到了朱一龙半睁着眼,似乎是在垂眸,只看到了长长的睫毛,而他刚刚吃完鱼,唇看起来十分的水润,而白皙的脸上也有些微微发红,重点是他一副犯了错的小孩似的站在门口,让人见了心里都发软。
  “那先吃些炸鸡?”白宇在冰箱下面翻出了速食,问朱一龙,“好。”朱一龙点头。
  于是,当朱一龙再次端着食物出去,白宇麻利的翻出手机,订了外卖,然后再完成手里的鸡汤。
  朱一龙是真的饿了,他需要恢复,目前就只能靠睡眠和食物来满足自己,只是,还是好饿哦。朱一龙在迅速的解决了炸鸡之后,又可怜巴巴的望向厨房。
  好在白宇又拿出了红烧鱼,以及白饭,朱一龙才又开始继续吃。
  只是白宇做饭都速度根本追不上朱一龙吃饭的速度,白宇在炖牛肉的时候,门铃响了。
  白宇放下手中的东西就去开门,朱一龙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现在脑子非常迟钝,因为他眼里只有“饿!”
  外面是大份羊排,一些蔬菜,以及一些生肉,还有各种调料,白宇点了火锅,已经别的菜,自己则是在努力的做汤。
  当白宇刚把东西放在桌上时,他肯猛然回头 发现了朱一龙解决了刚刚的饭菜,他连忙把东西摆好,等朱一龙在等火锅的火锅的时候,他又去做了别的。
  总之,这顿饭吃了很久,已经白宇重新去厨房又做了两个菜,又外面点了六份面,已经各种烧烤,结束!
  不过,朱一龙吃的东西虽然多,而且快,但是吃相可是十分的斯文,没有半分不雅,白宇在见识了朱一龙的食量之后,更加坚定了自己要努力工作,好好赚钱的念头。
  “天黑了。”朱一龙看着外面的,整个人都有些慵懒。
  白宇刚应完他的话,突然想到了彭冠英,就在白宇说完大概事情之后,朱一龙点点头,然后打了个哈欠,“我去睡啦,晚安。”
  “………”
  朱一龙彻底恢复是在四天以后,这四天里面,他一直都是龙的形态,就算是白宇起了逗他的心思,他也不醒,只是用小爪子抓住白宇的手指,然后把头考过去,再继续睡,又或者,白宇惹急他,他就把他的手指塞进嘴里,但又不会真的咬,等朱一龙半睡半醒的时候,他就会摆摆尾巴,作为反抗。
  白宇也不会特意去打扰他,只是想看看他的时候,才会轻手轻脚的进去,好巧不巧,今天,他进去的不是时候。
  朱一龙从龙变回来的时候,是没有穿衣服的,当白宇刚进来的时候,朱一龙刚变成人形,似醒非醒,很不老实,他进来的时候,朱一龙刚把被子踢走。
  白宇就看到了朱一龙的白皙的背,白白的腿,白宇不知道怎么形容一个人的美,但是朱一龙给他的感觉就是,线条很好,不仅有蝴蝶骨 ,他觉得,就算是他的脚踝,也让人移不开眼睛,白宇的心跳突然加速 ,他觉得再不走,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脑子里的废料。
  “唔~白宇?”朱一龙伸了个懒腰,翻身就看到了白宇,语气还有些惊喜。
  “嗯,还累吗?饿吗?我……”白宇转过身,装作很自然,但是话音戛然而止
  “不累,我现恢复过来啦,不过,我好饿啊 。”朱一龙顺势坐了起来,整个人赤果果的暴露在白宇的视线中。
  白宇感觉血都涌上了脑子,他觉得他要流鼻血,“我去给你拿睡衣。”
  “……”朱一龙挠了挠头发,然后起身去洗漱了,白宇怎么了?怎么突然跑了,不是有浴巾吗?先穿着。
  白宇拿着衣服在门外踌躇的时候,听到了卫生间的水声,才放下心来,还好,在洗漱。他把睡衣放在了门外,嘱咐完就走了。
  剩朱一龙一个人在浴室懵。
  白宇的假期倒是没有结束,但是他要回国了,准备一下,才可以更好的工作。
  两个人是商量了一下,在第二天中午离开的,只是,白宇不知道,他们这个时候还是待在国外比较好。
  
  (下雨天,我想吃外卖+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