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为其难

[宇龙]抓住那只龙,我要和你谈恋爱

     圈地自萌,勿上升蒸煮

     这章出场只有龙龙和bygg的名字,是彭彭和阴阳眼少年的场子(只是推动剧情,就是谈恋爱,别怀疑)
    感谢小可爱起的名字,我找不到艾特的人了,自己认领吧😄

       ②④
  纪凡安是被彭冠英拎走的,准确的说,是被打包绑架了。
  “你一个当红的演员,这么光明正大的绑架,不怕 被狗仔拍啊?”纪凡安坐在车上,也没有忘了他的本性,“不得不说,你的皮相是真的好,怪不得这么老了还有这么多粉丝。”
  彭冠英没有理他,但嘴角微翘。
  这一路大约就是纪凡安说了一路,彭冠英沉默。
  车上停在一处极其偏僻的地方,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是纪凡安给他照片上的地方。
  这至少过了两三个小时,纪凡安今天早上除了喝了杯牛奶,还真的没有吃过什么东西,再加上说了一路,早就口干舌燥了,可彭冠英说车上没有水,导致了他昏昏欲睡的场景,直到他又被彭冠英拎着卫衣的帽子拽下车,他才迷迷糊糊的转醒。
  “嗯?到哪了?”纪凡安揉了揉眼睛,入眼就是破败的房子。
  “嗯?”现在是下午,阳气正盛,可纪凡安却是看到了整栋房子都是黑气缠绕,阴气很重。
  “这是……”他就觉得眼前的地方有点眼熟,他辨认了很久,才发现这里居然是早上的案发地点。
  他转头看向彭冠英,眼里带了些询问。
  彭冠英却走了进去,他也快步跟上。
  彭冠英走了一圈,停了二楼的转角处,纪凡安跟在他身后,好奇的问“是妖吗?”
  彭冠英闭上眼睛,然后缓缓睁开,“应该是报复,没有妖的味道。”
  “那会不会是它修为很高,你察觉不到?”
  彭冠英看了眼纪凡安,突然伸手去摸了摸他的头,还顺便揉了揉,心想,穿的这么可爱?可性子却不是乖乖的,这个是龙龙说的反差萌么?但嘴上还是说“如果真的是妖,而我却察觉不到,那这个案子我也管不了的。”
  纪凡安一想,倒也是,这么老的一条龙都说了,那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你是天生阴阳眼?”彭冠英突然问了一句。
  “这种东西难道还能后天换么?”纪凡安闭着眼睛保存仅存的能量,他是真的饿了,真的。他现在十分后悔昨天晚上非要答应他们去浪 结果,好了,就是差不多饿了两天了,真惨,他默默的想。而且自己还和白宇进行了亲切的语言交流,别让他遇到危险,自己真的是中国好兄弟。
  “到了。”彭冠英伸手轻轻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
  “唔。”他揉揉头,然后半睁着眼睛,“谢谢。”说着就要解安全带,但是饿到了没有力气开车门,他有些不相信的看了自己的手,然后又看向彭冠英。
  彭冠英却不在座位上 在外面给他开了门,“下来。”
  然后?然后他就被彭冠英拎着去吃了一顿极其养生的饭,他发誓,他真的感觉如果自己天天吃一顿,就可以羽化成仙啦!
  “回去吧,别查了,这不是你应该查的东西。”
  “我非要查呢?”纪凡安吃饱喝足又是好汉一条。
  “你好好的也可以过完一生,这些事情如果真的有人要查,也不会来找你的,这些于你,本可以没有联系的。”
  “嗯。”他点头,“可我查这些东西,于你也没有什么关系。”
  “嗯。”彭冠英点头,“但如果你想有一天你的朋友对着你的骨灰盒哭的话,可以继续查。”
  彭冠英在车上就让人查了他身份了,是白宇的朋友,而且是可以交心的那种,他那为了不让小朱伤心,那白宇应该就别伤心,这是不是爱屋及乌?他表示,他也不清楚。
  
  
  (我要期末考试啦,复习啦,真的会挂科的,感觉要崩溃了,我们中旬以后约吧,放假会更的很快啦,晚安)
  
  

就……元旦快乐?
       开心欢迎2019

[宇龙]抓住那只龙,我要和你谈恋爱

     这个故事大概呢,就是一条小白龙居居和演员白宇的恋爱故事(当然啦,圈地自萌,勿上升蒸煮)
  首先呢,这是一个有妖怪和人类的世界,当然,是有一个管理局,不然……妖怪乱跑就很崩溃啊。
  首先,管理局是在千年以前就建立的,时间换一下就是在古代,初代管理局的管理者建立管理局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妖怪和人类和平共处,妖怪不杀人类,人类也不再掠夺妖怪生存的地方。而彭冠英就是第N代的管理者,之前的管理者有的是自己想要追求的生活,追求的理想,或者是自己追求的人而卸任了,彭冠英是因为不想当了就甩手了,不过,这个是靠自己能力管理,相对还是比较公平的。
  然后,就是bygg啦,他在古代,是缉妖司的人,身份当然是裴文德啦,当然也没有剃度的场景啦,他们的存在和管理局是有些相对的,毕竟当初的协议里面不允许,但是缉妖司的人是隶属皇帝的,专保护皇上,管理局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然后裴文德就遇到了上岸玩的居居,居居的假身份是彭冠英给的,叫花无谢,然后二花单恋裴文德,然后有人知道了花无谢的身份,想要长生不老,就昏君面前说话呀,皇上就说:裴文德,你和花无谢关系很好,而他是个妖,他一定对我有威胁,你把他杀了吧(吧啦吧啦吧啦的……) 然后二花中埋伏了,以为是裴文德要杀他,要他的那颗心,就很伤心啊,很委屈,那个坏坏的大臣就是料到了裴文德不忍心,就派人把他拦住了,等裴文德到的时候,二花就受伤了呀,就很严重,后来裴文德才认清内心,就去求了世外高人救二花,然后居居就变成了小龙的样子,差不多就算是又活了一次,遇到了白宇嘎嘎。
  这里的坏人就是一条坏坏的龙,想要让妖怪和人类共享生活场地,但是管理局觉得现在这样就很好,如果坏的妖怪也在人类里面,那就乱了。(其实就是立场不同,而且这个反派的思想有点偏激,然后这个反派当初是彭冠英给抓起来的,居居辅助的,后来逃出来了,就去找了居居,因为用居居威胁彭彭就很管用啊。)
  最后?那个阴阳眼的小孩?就是白宇的那个好盆友,其实不小了,就是脸显小啊,就后来可能和彭彭在一起了(不是,我还没有想好,如果有,还是会有前世今生的,哈哈哈哈,我喜欢狗血梗。)
  之前那个被喊来帮忙的,就是一个之前暗恋拢龙的龙呀,然后无果。
  还有什么落的吗?哪里少了 你们说,我……再补😃😃😃
  
  (其实故事很短,就是我太能啰嗦了😂😂😂)
  

[宇龙]抓住那只龙,我要和你谈恋爱

圈地自萌,勿上升蒸煮

  ②③
  “谈什么?”朱一龙红着脸小声问。
  白宇看着朱一龙的大眼睛,心里还是有些不想问。
  “怎么了?小白?”朱一龙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是不是想我了呀?”
  白宇顺势把人抱进怀里,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朱一龙的脸更红了。
  白宇在他耳边轻声说,“对,我今天有事出去,晚上等我回来做饭,好不好?”
  “好啊。”朱一龙点头,“那你早点回来。”
  “嗯,不许乱跑,等我这阵子忙完,带你去玩。”
  “好。”
  两个人腻歪了一会,白宇给朱一龙做好了午饭,再三叮嘱不许再乱跑才不放心的离开。
  彭冠英既然有话对白宇说,那他一定就会让别人时时刻刻都盯着白宇的动向,虽然他现在在管理局,但这并不妨碍他可以第一时间知道白宇的动向。
  “那个阴阳眼呢?”彭冠英把玩着手中的玉佩,完全没有一丝的着急。
  “也在查这件事情。”一旁的人小心翼翼的回答。
  彭冠英点点头,“一个人类,都比你们这些人知道的多,你们是不是太轻松了?”
  在场的人没人敢说话。
  “行,那你们继续查,如果那个人遇到危险,记得保护下,我有时间想见见他。”
  “好。”
  “记得告诉他,他要是想一直在海底待着,就别在上来了。”彭冠英把玉佩放在口袋里面,潇洒的离开。
  彭冠英说的那个人当然是之前他喊去帮忙的人,只是现在他却突然消极怠工,先不说在这个时候离开,他甚至连假都没有请,直接旷工了。
  等他离开之后,屋子里面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彭冠英在等电梯的时候,看到了几个人行色匆匆的走了过去,彭冠英已经离开管理局很久了,他这次回来,只是因为这次的始作俑者在百年前和他有些联系,他觉得自己有些义务去解决这件事情,所以,他根本不认识和他们联络的人类。
  彭冠英走到停车场,才停下脚步,“你有话说?”
  那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出头,脸上还有一点少年的青涩,可他一笑,却是有些妖异的美,而声音听起来也是懒懒的。
  “果然百闻不如一见,在位时间最长的管理者,名不虚传。”
  “你是?”彭冠英恍然大悟,“阴阳眼的那个小朋友?”
  那人对于自己被叫小朋友显然没有意见,但他却对彭冠英走过去感到有些不满,他虽然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但他也没有勇气直面一条活了好几千的龙,彭冠英是故意的,他在施压,龙在古代就被视为祥瑞的征兆,可龙既不是神,又不是妖,他们诞生于世间,最初就是因为人类对于权利与胜利的执念。
  “我很惊讶你可以查到那些东西,不过,你都这双阴阳眼还是保护好,免得有些人太过贪婪,把你这双眼睛夺了去。”彭冠英站在他身前,颇有些居高临下的意思。
  那人一时动弹不得,只能抬头看着他,彭冠英很明显的看到了那人眼里的怨念,他心里一笑,我长的高乖我喽?不过,他面上还是那副戏谑的表情 ,却退后了几步,“找我有事吗?”
  那少年心里还忿忿的,等着彭冠英道“有。”他说完,就在口袋里面拿出了一个钱包,不过,里面是几张照片。
  “今早的案子,我觉得这不是人类做的,但是那几个魂魄没有来得及多说什么,就灰飞烟灭了。”
  彭冠英拿着照片看了一会,才若有所思的问,“那么多的无头案子,离奇案子,为什么偏偏你这个时间来找我?不仅仅是因为地点近,或者是因为我在这里吧?”
  “嗯,但我好像没有必要告诉你。”那少年也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彭冠英见他这幅心口不一的模样,微微勾起嘴角,“虽然这些可以帮助我们,但你应该知道,我们不缺这个证据,你如果不说一个可信的理由,我也没有办法帮你。”
  ……你没有办法帮?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情?那少年撇嘴,但还是极其有耐心的说“不帮就算了,感谢您抽出宝贵的时间,看我找的东西。”那少年内心疯狂吐槽,什么最有责任心、最厉害、最有正义感的管理者?都是骗人的!骗人!不还是这幅样子?
       那少年抽回照片,转身就走。
       彭冠英却一手抓住他的卫衣帽子,把人往回一拉,那少年就硬生生往回退了几步。

      (迟来的更新😂😂期末考试什么都真可怕)
  
  
  
  
  
  
  
  

[宇龙]小段子

    “小白。”朱一龙趴在沙发上追着最新的仙侠剧,噘着嘴,一副不开心的样子,然后就喊了白宇一声,声音都有些沙哑。
     白宇在一旁给他剥莲蓬,听到他说话,连忙放下手中的栗子,“怎么了?”他一听声音,还以为朱一龙哭了。
      “你怎么这么惨呀?”朱一龙嘟着嘴,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伤心。
       “这是假的,别这么当真。”白宇揉了揉他的脸,然后又亲了一口,心满意足的把人搂进怀里,“你看,我现在过的不是很好吗?身边有你。”
       “那小白,你觉得拥有长久的寿命是好事吗?”朱一龙问。
      “这个可怎么说?”白宇笑道,“有些人活着却犹如死了,人这一生这么短暂,过的有意义才行啊,如果活很久,却如同一具行尸走肉,那也没有什么意思,你说对吧?”
        “嗯。”朱一龙明显心不在焉,因为他突然想到,早晚有一天,小白会离自己而去,而自己还是要孤苦伶仃的待在这世上。
         他也曾经自私的想过,给小白续命,让他陪自己,可这个想法被他压下去了,今天的这个剧,小白就演了一个爱而不得,却还孤苦无依,没有依靠与目标的人。
          “但我愿意为了你,而去承担所谓的孤单,但我只是怕,如果有一天你都忘记了我,那我岂不是很伤心。”白宇笑的有些苦涩。
        “不会的,小白,我不会忘了你的。”朱一龙急忙说,可声音又渐渐小了下去,“我也不希望你因为我,做你不喜欢的事。”
         “那我们边走边看吧,这个决定,我要考虑考虑。”白宇搂着朱一龙,一边捏捏他的脸,一边笑到“只要你别急,什么都好。”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写这么个段子,有些感伤。如果小白真的为了龙龙长生,那在小白的所有亲人朋友走了以后,那小白只有龙龙一个人了,而龙龙还有族人,还有朋友,小白也会担心两个人的感情会不会变质,毕竟这些都是未知因素。而龙龙为什么不变成普通人去陪小白?因为龙龙在千年以前已经为了他死过一次了,如果这次还要再褪去龙骨,就很……嗯……有什么剧情想说嘛,我现在越写越悲彡( ̄_ ̄;)彡风中凌乱)

[宇龙]抓住那只龙,我要和你谈恋爱

    圈地自萌,勿上升蒸煮

      ②②
  白宇醒的时候,感觉胸口处有什么东西压着,他伸手就想呼噜下去,但摸到一条软软的尾巴的时候,白宇停住了手,他瞬间就清醒了,半靠在床上,把滚落到了自己肚子的小龙崽子抱在怀里。
  小龙崽子睡的也熟,小爪子勾着白宇的睡衣,小脑袋拱了拱,白宇笑了,眯着眼睛摸了摸他的小龙角,抱着他的那只手还揉了揉它柔软的肚子。
  白宇看了眼时间,发现手机不在屋子里面,他轻轻的把小龙崽子放在床上,然后去翻了自己衣服。
  一张请柬就这么划到了地上。
  白宇一时有些想不起来这到底是什么时候收到的,怎么会顺手放进口袋里?
  可手机里面消息太多了,白宇转身就把这个请柬忘了。
  之前的事情,足以让白宇警惕起来,只是这些……这些消息里面 ,没有一个是有用的。
  白宇放下手机,打算去洗漱,手机就响了。
  “喂,老杨?”
  “我这有个消息,你应该感兴趣。”
  “有话快说。”白宇看了眼卧室的方向,又把声音压下去了几度。
  “虽然我不知道背后到底是谁,但我昨天意外发现了一件事情,你所说的那些人我查过了,现在显示的都是死亡,而且,你那个小男朋友,还有一个身份,想不想知道?”
  白宇是把这龙崽子的存在告知了他信任的人,不过,小龙崽还有什么身份?他有的身份不就是学生吗?
  “你有话直说,我没时间给你浪费。”白宇倒了杯水。
  “啧,这么没有耐心?”那人笑道,但下一句话却证经的很,“你要确定没有人监听你的手机,这个事情可能会影响到我以后还见不见的到你。”
  他不会轻易开这种玩笑,白宇突然就绷紧了神经,“你查到什么了?”
  “管理局,妖界和人界管理局,完全独立的组织,不归任何部门管,隐藏在城市,你的那个小男朋友,很有来头啊。”
  白宇当然知道朱一龙是条龙,再加上在国外遇到的事情,也知道有个管理局这么个地方,既然是这么重要的组织,又怎么会被他这么轻易的查出来?
  白宇皱着眉头,“你用什么方法查到的?”
  那人轻笑,“白宇,我说了,我可是个阴阳眼,虽然传说可以看到冤魂,但你知道的,我也可以看到妖的原形,他是龙。”
  白宇心里隐约有了答案,“你之前消失的那那段时间,去了哪里?”
  “你不用管,但我想告诉你,管理局出了叛徒,护好你的小男朋友,我最近有事,别联系了。”话音落,电话就被挂断了,随后对方给他发过来了几张照片,那是朱一龙昨天被绑架的照片,照片虽然不模糊,但也确实不清晰,不过,白宇一眼就看到了小龙崽。
  “哎呦。”白宇一听朱一龙这惨叫,也顾不得想什么了,推开卧室门,就看到了一个摔在地上的小白龙。
  白宇有些想笑,可是小白龙伸着爪子,大大的眼睛盯着白宇,白宇被这个可怜的眼神盯的心里可真是柔软的不行,把这只有些摔的有些惨的小白龙放到床上,然后轻声问到,“要再睡一会吗?”
  小白龙勾着白宇的衣服,爬到了他的肩上,委屈巴巴的说“小白,你觉得现在头疼吗?”
  “嗯,疼啊。”白宇本来是想把小龙崽抱在怀里,谁知道小龙崽还没忘关系自己。
  “哪里?”小龙崽紧张的问。
  “这里。”白宇捂着心口,有些失落。
  “怎么了?”朱一龙跳到床上,化成人形,伸手覆上他的心口,“我们去医院看看?”
  白宇得逞一般笑着抓着朱一龙的手,“你看就可以了。”
  朱一龙脸一红,想抽回手,白宇却进抓着不放,“龙龙,我们应该好好谈谈了。”
  
  

[宇龙]年少的喜欢

   圈地自萌,勿上升蒸煮

是HE,意识流,慎看,点梗的小可爱我找不到你了😂😂自己认领吧( '-' 三 '-' )

     ①
  “白宇,白宇,老师来了。”够意思的同桌拍了拍正补觉的白宇。
  “嗯。”白宇闭着眼睛,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不想理他,又是数学课,老师讲的那些破东西,还不如他自己学的,听了有什么用,这个老师脾气还臭,白宇才不想在大清早就看他。
  “是你喜欢的课,居老师的课,换课了。”同桌又、好心的补了一句。
  白宇一听这话,困意立刻就消散了,有美人看,还睡什么睡?看美人,啊不是,好好学习才是真!
  果然,抬眼就看到了大美人养眼!
  居老师,也是他们的语文老师,是刚毕业一年的老师,年轻的很,穿衣风格也很休闲,尤其打篮球的时候,更是让人移不开眼睛。当然,白宇是不会否定自己心底的喜欢,他早就明白自己的取向,也明白自己对这个新老师的感情,不过,现在是高三,还有半年,他就要高考了,他虽然不喜欢学习,但也明白,只有变得优秀,才可以和他站在一起,所以,他比之前更努力。
  ②
  离高考还有10天,朱一龙尤其得意白宇这个学生,倒不仅仅是因为学习好,积极努力,更是因为白宇的性格,很开朗活泼,讨人喜欢。
  “老师,你高三时候有没有想过要逃课?”白宇和朱一龙坐在篮球场里,身边放着篮球,两个人刚打完篮球,都有些累。
  白宇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亮亮的看着朱一龙,朱一龙一时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他以为白宇是高考前害怕,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嗯,想过。”朱一龙看着夕阳,笑着说,“我当时很想当做一个糕点师,不想上学了,但是后来过了那段时间,也就忘了那个梦想。”
  “为什么?老师是觉得只有高考才有机会吗?可老师才毕业一年,算算,也就五年前高考,当时应该也不会这样?”
  朱一龙站起来,看着白宇说“你有没有什么理想?”
  “有啊。”白宇脱口而出。
  “老师,等我高考之后,我告诉你一个秘密。”白宇抱着篮球,“老师,吃晚饭去?”
  朱一龙当时就感觉白宇实在是很有趣的学生,他想,或许自己的教学生涯再久一点,或许还可以碰到这么有趣的学生吧?
  ③
  在高考之后的同学聚会上,白宇喝了许多酒,脸都是红红的,但是酒精还是没有烧掉他的理智,他还记得他要求告诉一个发一个秘密。
  “老师?”白宇电话打过去的时候,朱一龙正在学习怎么做糕点,视频里容易的操作,在他手里就变成了极其复杂的东西,他有些失望,刚刚坐下休息,手机就响了,接通之后,一声“老师”在他这个不是很小的屋子里还有了回音。
  “白宇?你们今天不是同学聚会吗?”朱一龙清楚的记得小孩和他说了今天聚会的事情,他应该是没有记错。
  “老师,我在xx广场,你来接我。”
  “好,你在那里等着,别动。”
  “嗯,好。”白宇的声音有些撒娇的意味,或许也因为喝多了,所以才敢肆无忌惮。
  朱一龙到的时候,白宇正坐在长椅上,双手撑着脸,眼睛都快眯到一起了。
  “老师。”白宇见到朱一龙,笑得眉眼弯弯。
  “嗯。”朱一龙也笑着搀着这个小醉鬼回了家。
  “哥哥。”白宇被朱一龙放在沙发上时,双手把顺势人给抱住了,脸蹭了蹭朱一龙有些软乎乎的肚子,奶声奶气的说“哥哥,我喜欢你,这个秘密我告诉你啦。”
  朱一龙也不是不明白自己的取向,只是……他自己对未来还有些迷茫,更不用说白宇了,他还要上大学,还要为了他的梦想而努力。
  “白宇,你喝醉了。”朱一龙挣脱开他的束缚,进厨房给他去做醒酒汤。
  白宇孤零零坐在沙发上,眼睛空洞的看着小茶几,不一会,缓缓的靠着沙发睡着了。
  ④
  第二天,朱一龙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给白宇做好了早餐,白宇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脸色不太好,安静的坐着,吃着早餐也味同嚼蜡。
  两个人的联系断在了白宇去大学的前一天。
  白宇的志愿,朱一龙不知道,白宇单方面的切断了两个人的联系,一个人踏上了求学的道路。
  白宇的父母都常年在外工作,他在这里读高中 完全是因为白宇不愿意走,而现在,朱一龙居然才意识到,在现在这个时代,和一个人断开联系,也很容易。
  白宇想当演员,因为他想体会不同的人生,体验不同的情感。
  他忘不了朱一龙,因为他一直都靠着朱一龙这个念想,支撑着他演员梦。
  五年之后,白宇成功了,一夜暴红?也可以这么说,可演员,到底是靠演技,白宇有演技,有颜值,可就差一个机会,现在机会也来了,他以后也会有更好的资源。
  ⑤
  “哥哥。”白宇还是原来那个白宇。
  朱一龙现在是大学的教授了,他也学会做糕点了,他过的一直很精致,井井有条,似乎什么都不能打乱他的作息,可他自己却知道,他心里一直放着一个人,一个少年。
  ”白宇?”白宇现在怎么也算是个小明星,出现在学校里面自然也是掀起了不小的话题,学校的论坛也出现了白宇的照片,不过片刻,就被删了。
  “哥哥,那个秘密,我还记得,虽然不知道做不做数,但我现在可以追你了!我长大了,我也在完成我的梦想,我也很努力,我也没有学坏,而且,我也没有忘了你,我一直记得你。所以,我现在可以追你了吗?你不同意也没有关系,反正我锲而不舍的。”
  还是少年的眉眼,还得熟悉的撒娇,朱一龙笑了笑,“好啊。”
  
  
  
  
  

[宇龙]仓鼠和猫猫的日常

   圈地自萌,勿上升蒸煮

   是之前的点梗哦😄😄

    话说,仓鼠居自从发现了美人是个猫妖之后,就闷闷不乐,虽然这只猫不会吃了他,但可能怕猫是天性,他现在看见美人的第一反应都是想跑。
  “唉~”仓鼠居蹲在树下,捡着地上的落叶,一边捡一边告诉自己,不害怕,不害怕。
  只是,现在看到了美人这个念头早就被吓的烟消云散了。
  “小朱,吃饭了。”猫妖白做好饭,出来寻人,不,寻鼠。
  他出门就看见了属于他的那只鼠正蹲在银杏树下捡叶子,还噘着嘴,不知道在嘟囔什么,看着他这个样子,猫妖白就不自觉的翘起了嘴角。
  谁知,想象中小仓鼠咧着嘴奔向他的场景没有发生,相反,小仓鼠见了他居然化了形窜进了一旁的枯草地里。
  猫妖白显然有些不知所措,他愣在了原地很久,似乎也想通了这些天小仓鼠的反常行为,一时有些哭笑不得。
  当然,小仓鼠最后还是去吃了饭,虽然内心是心不甘情不愿,还是被大白猫叼着放到椅子上去的,但也抵挡不住美食的诱惑以及美色的诱惑,很快就化了原形,坐在椅子上乖乖的吃完了饭。
  “小白。”仓鼠居瞪着大眼睛看向白宇,但是在白宇带着一丝质疑的应答中又改了称呼“大白,你不会吃了我吧?”
  ………猫妖白微笑着点头“你乖乖的,我就不会。”
  “哦。”仓鼠居很听话的就化了原形,爬上了桌子,迅速的移动到了白宇的身边,跳上他的手,然后极其乖巧的蹭了蹭。
  猫妖白此刻的内心早就软的一塌糊涂,但面上还是不显山漏水,另一只手轻轻的摸了摸他的耳朵,小仓鼠本能的想躲,但还是颤颤巍巍的没敢动。
  白宇叹气,他万万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怕自己,他还以为这只仓鼠天不怕地不怕呢。
  “变回来吧,我不吃你,你可还要陪我一辈子呢。”白宇说。
  小仓鼠以前离美人这么近,心里早就起了逗弄的心思,现在再离这么近,他只想……不,他什么也不想了,他现在已经吓的不知道要干什么了,白宇说什么就是什么,他让变,我就变!
  仓鼠居机会是没有任何思考就变回了人形。
  白宇也是没有料到这只鼠这么实诚,他还没有任何反应,怀中就多出来了一个美人。
  重要的是,这个美人坐在自己腿上,现在脸红扑扑的,一双大眼睛似乎是含着泪,无辜的看着自己,还因为害怕掉下去,双手抓着自己的袖子。
  白宇挑眉,“害怕我?”
  “不,不怕。”仓鼠居现在想跑路,之前的美人居然是只猫,自己居然还坐在猫怀中,他会不会吃自己?会不会咬自己?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白宇也没说话,一手挑起他的下巴,一手防止他掉下去,而搂住他的腰,然后轻轻的吻上去。
  仓鼠居现在慌的一批,这只猫是不是要吃我了?嘤嘤嘤,害怕!
  只是,还不等他多想,就被吻的稀里糊涂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然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侧颈处正被一尖利的牙齿的轻轻的摩过,他立刻不敢动了,但他闭上眼睛等了许久,都没有感受到疼痛,刚刚睁开眼睛,就看到大美人白温柔的看着自己,“小仓鼠,这辈子,只有我能吃了你,但我永远不会伤害你。”
  
  后记:单纯的仓鼠居然信了!他居然信了!在他日后多次扶着腰疼的龇牙咧嘴的时候,心里都会恨恨的想:白猫都是大猪蹄子,就会骗人,不是,骗鼠。

[宇龙]抓住那只龙,我要和你谈恋爱

圈地自萌,勿上升蒸煮

  ②①
  彭冠英做饭自然是不用说,他在陆地上生活很久了,也有特意学习过做饭,不过,还好小朱容易养,除了吃的有点多,也不挑食。
  这顿饭很丰盛,这个丰盛不止是菜色多,而且……食物的量还是很大的,所以,当朱一龙吃完这顿丰盛的晚餐之后,餐桌上几乎就没有剩下什么东西了。
  朱一龙吃饱喝足瘫在椅子上,无比满足,可彭冠英的表情却严肃了起来。
  “朱一龙。”彭冠英一般不会喊他的全名,喊的话,就是他生气了,可朱一龙懵的一批,明明刚刚还是和蔼可亲的彭彭,怎么转眼就变成了这样的彭彭?可是动作快于思想,他瞬间就坐直了。
  “怎,怎么了?”朱一龙弱弱的问。
  “你还记得那次动乱吗?三百多年那次的动乱。”彭冠英强调。
  朱一龙皱着眉头思考了半晌,终于恍然,“记得,我还帮了忙。”
  “那你还记不记得那个带头的?”彭冠英笑到。
  “那个……”朱一龙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我好像记得,但是我不知道他的样子了,他原形……好像是条黑龙。”
  “嗯。”彭冠英点头,他犯的杀孽太多了,黑龙,代表罪恶,他之前便受过惩罚,你当时还小,不记得也很正常。”
  “……”朱一龙表示不接受这个理由,他仿佛觉得自己记忆力不好。
  “那他……逃出来了?”彭冠英一定不会无缘无故说一件事情的,既然说了,那应该就是和最近的事情有关的……吧?
  “也不算。”彭冠英一手转着手机,一手敲着桌子,表情严肃道“当年,他本应该接受的是雷刑,不过,因为一些原因,他没有死,而是被救走了,那些人来这里也是因为管理局发现这里最近有些乱,一些妖精的化形时间很不对。”
  “那他们为什么会盯上我们?”朱一龙问,“难不成他们还因为看我们不顺眼?”
  “不。”彭冠英盯着他的眼睛,突然笑了,“因为你的内丹千年一见,珍贵的很。”
  “???”朱一龙有些惊恐,“你别吓我。”
  “没有,反正他们也打不过你。”
  ……这个安慰一点都不让人安心。
  “我和你说,是让你心里有点数,了解一下。”
  “照片呢?有没有?光知道故事,我也不能做什么啊。”朱一龙见彭冠英也不严肃了,就不那么害怕了 。
  “有,不过,是之前书上的壁画,用来惩戒后人的,大概……没有那么的准确。”
  彭冠英把手机拍在桌子上,然后把手悬在上面,再随意的指向电视的方向,一张放大的,清晰度极好的图片就出现了。
  朱一龙坐到沙发了,直勾勾的盯着壁画看了一会,得出了一个结论“这……画师,有些不靠谱 。”
  因为他盯着看了许久,也不过看出来,那大概是个人……
  “我说了,是壁画。”彭冠英好心提醒。
  “不逗你了。”彭冠英揉了揉他的头发,“照片发给你了,最近要提防着任何不正常的事情,还有……”
  “什么?”朱一龙见他久久没有说话,好奇的问。
  “没什么。”彭冠英是想和白宇聊一些事情,可人没有醒。
  “行了,我走了,东西一会收拾一下吧。”
  “好叭。”朱一龙是不会承认他不是很擅长洗碗,因为都是彭冠英做饭洗碗什么的,他不在,自己就靠外卖活着。
  “你要是遇到危险,不用管在什么场合,可以不用顾忌别人,保护自己就行,但是……尽量别化形。”
  “好。”朱一龙见他说的这么郑重,心里直觉会出什么大事,但他到底也是没有问,只是乖乖的回答了。
  等他送走彭冠英,收拾好东西以后,已经深夜了。
  他洗漱完,只感到了疲惫,但他也去了白宇的卧室,去看了看白宇的情况。
  白宇还窝在被子里面睡的正熟,睫毛长长的,他伸手去碰了碰,然后就笑了。
  “小白,我好喜欢你呀。”朱一龙轻轻的说,“我现在就想看看你,彭彭说,一直想一个人,就是喜欢,但是我不仅想你,我还担心你,我好害怕你受伤,害怕你离开就不回来。”可能是白天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他又是实打实的受到了伤害,虽然伤口好了,可到底心底还是累的,很容易就悲观。
  小白龙就趴在床边,委委屈屈的说着情话,之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可能是屋子里面有些冷,小白龙化成了原形,钻进了白宇的怀里,睡得很香。
  
  (来之不易的更新😂😂虽然并没有人看了)
  
  
  
  
  
  
  
  

[宇龙]小段子

     “龙龙,火锅和我你选哪个?”白宇很严肃的看着朱一龙。
      “选你。”朱一龙含糊不清的回答,说完又加了一筷子的毛肚放进嘴里。
       “龙龙,那你看我一眼吧。”白宇很郁闷,他们这顿火锅已经吃了一个多小时了,加了一次菜外,朱一龙根本就没有抬眼看他,白宇有些委屈,但他不说。
       
       “嗯。”朱一龙伸手去拿一旁的冬瓜片,顺带看了一眼白宇。
        “……”白宇委屈,但是白宇不说。
         “龙龙。”白宇委屈的看着朱一龙,但是后者就是不理他。
        “哼。”朱一龙在吃饱喝足之后,终于喝着旺仔牛奶看着白宇,但就是很久都没有说话。
          “龙龙?你还在生气。”白宇现在是笃定了。
           “哼,没有。”朱一龙没有喝完那瓶旺仔牛奶,但是……他整个人现在就是奶凶奶凶的。
            “龙龙,我和那个人真的没有什么,不信我把他喊来,好不好?”
              “哼!我没有不信。”朱一龙又喝了一口。
               “那……那我们回去吧。”
                “不回我要回我那里!我要看电影,不要你陪!”
              “龙龙……”白宇坐过去,把人揽进怀中,撒娇似的在他颈窝蹭了蹭,“你要是不喜欢,那我以后不拍戏了好不好?”
              “不好。”朱一龙斩钉截铁的说。
           “你为什么不推开他呀?他都要蹭到你身上了 你还笑。”朱一龙咬着吸管,含糊不清的说。
            “龙龙,我推开他了,你别生气了,生气容易伤身,好不好?”白宇把那瓶旺仔拿过来放在桌上,又双手捧着朱一龙的脸认认真真的说“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你可以质疑我,可以不信我,但你不可以和你自己生气,好不好?”
              “我就是……不喜欢,你和别人走的近。”朱一龙小声说,“你不用为了我……放弃你喜欢的东西。”

      ……………………就是个段子,本来是要写的甜甜的,就跑偏了……😔😔😔😔